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首映,引年轻戏

2018-06-20 20:12栏目:南京
TAG:

  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6月19日在上海影城举行首映。作为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映盛典单元中唯一一部3D戏曲电影,其引发了海内外观众的广泛关注和绵绵不断的观演热情。电影由国家一级导演滕俊杰指导,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言兴朋两位先生主演,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上海京剧院、上海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SMG上海东方传媒技术有限公司摄制。
 
  首映活动现场,导演滕俊杰代表电影《曹操与杨修》向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赠送了特别定制的3D珍藏版海报。影片的首支官方宣传片和3款艺术家品质推荐短片也在首映之前播出,两位中外闻名的艺术家莎拉布莱曼、濮存昕及影视明星胡歌惊喜出镜为影片进行了推介。
 
 
首映现场
 
   
 
0:00
 
 
 
  京剧《曹操与杨修》本事源于《三国演义》又有所改动,剧写曹操赤壁战败后求贤若渴,得贤士杨修,委以重任,不想因错杀孔闻岱,为遮其过,再诈称梦杀倩娘。至兵进斜谷,才不及杨修三十里,为杨修牵马坠蹬,杨修又据“鸡肋”二字,发下必将撤军之推算,众人为杨修求情,更显其众望所归——两个人的矛盾由此步步激化,杨修不得不死。三十年前(1988)该剧由上海京剧院创排时,便大获成功——同年即以全票荣登优秀新剧目奖榜首,1989年获得中国戏曲学会首次颁发的中国戏曲学会奖,1995年获中国京剧艺术节惟一大奖——程长庚金奖,该剧亦被誉为“新时期中国戏曲里程碑式的作品”。
 
 
  而时光暌违,转眼三十年。初代曹杨,难得一聚。尤其长年飘零海外的言兴朋老师,终于归来与尚老师重启合作新篇章,“合体演出”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自是获一众戏迷翘首期待。言兴朋老师谈及这段故事,颇多感慨,和尚老师笑着对视云,“我们走过了三十年的路啊,三十年的探索,真的是常演常新……”两位老师谈到合作无间,默契自如时更是开怀大笑,“有时候就那么一个眼神,那么一个动作,就知道,得儿,带马”,言兴朋老师说至此,神采奕奕,眉飞色舞,一恍神,又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杨修。
 
 
 
  据悉,该部影片亦是滕俊杰导演继《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之后的又一部全景声3D电影新作,滕导介绍,这次是以全新的高科技手段来演绎这部经典京剧剧目。作为SMG首部全程拍摄制作的3D全景声4K电影,影片历经二十多天的拍摄在上海广播电视台幻维数码摄影棚杀青,制作则主要由SMG技术运营中心的魔D电影工作室完成。影片引进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全套杜比全景声制作流水线,并聘请了曾获奥斯卡奖项的英国声音制作大师罗杰萨维奇担任全景声音效制作工作,并与上海大学开展后期视效合作。被问及电影中心和戏曲中心取舍时,滕导坚定的表示,它首先是京剧,不会将它拍的三不像,京剧该保留的,原汁原味的元素,都融汇于影片中——它首先得是京剧。
 
 
导演滕俊杰、主演宋长荣、言兴朋三位接受媒体采访
 
  提及拍摄过程中的种种趣事,滕导对两位京剧艺术家是赞不绝口,虽然尚长荣老师一再谦虚,“导演又夸我们了”,但通过滕导的讲述,我们看见了两位艺术家高标准,严要求,低姿态的亲和力。影片拍摄期间,他们不开小灶,每天和其他人一样,吃盒饭。每当一个镜头导演觉得还可以时,尚长荣老师总觉得还不够,还要重来一遍。“因为尚长荣老师膝盖不好,有一段重工戏即曹操反反复复跪倒又站起,本打算找替身来演,但是尚老师坚决不用,要在荧幕上留下最真实的自己。”言兴朋老师更是饱含深情的回忆到,剧组有个小姑娘,从来没有看过京剧,也没有接触过京剧,但是在和剧组共同生活的这一个月里,她被所有京剧演员的那份敬业和认真深深打动,她就此爱上了京剧。言及此,言兴朋高声疾呼,“我们的京剧是有希望的,我们的国粹也是有希望的”。3D全景声电影,就算是这种希望的一个迈步与尝试吧。将高科技与传统戏曲融合,确实能吸引一批对京剧接触甚少的年轻人。
 
   
 
0:00
 
 
 
   
 
0:00
 
 
 
 
 
  首映当天,该片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前来观看,以至有人动容的表示,“感觉兴朋先生与尚老3D《曹操与杨修》首次上映结束后,一个八十年代诞生的新星,一个阔别京剧舞台三十多年的艺术家,将在时代的快速发展下,给予言迷留下京剧艺术的里程碑,在京剧电影发展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荧幕上两位老师的合作,也诚如滕导所言,“名门之后,巅峰对决”。言兴朋老师的杨修一出场,经典的“半壶酒,一囊书”响起,就还是当年风流倜傥的模样,是骨子里的魏晋风度,那种名士作风,一半归于演技,一半浑然天成。当年的种种经典唱段,如“白云外”“休流泪”,经言老师全新演绎,又带有三十多年探索后浓墨重彩的痕迹。虽然岁月不饶人,但荧幕上,或笑,或哭,或策马,一个回眸,一个表情,分明是“当年言郎今又来!”尚老更以他的一戳一站,哪怕是指头一点,完美再现了一个不同于传统戏曲中的曹操形象。他也“忧思难忘”,也“初衷不改,天地可鉴”,影片最后两位老师是彻底沉浸入戏了,曹操与杨修二人从哭到笑再哭,如是者再,好一句“我更是初衷不改,天地可鉴”。全场掌声雷动……虽然部分《曹杨》铁粉及尚,言两位老师的粉丝说,电影比起舞台呈现,或者1990年的电视艺术片,还是少了些衔接,剧情有点跳跃,有些核心唱段也被砍了,如杨修乍出场,在郭嘉墓台,是书童看见了曹操的名字,并非杨修自问自答,“难道是曹操?”,那一段唱开头一句,当年唱的是,“曹孟德他也曾东征西讨”,同时最高潮,最催泪的部分,鹿鸣女与杨修的争吵,大段唱段被删,如鹿鸣女的“一句话说得我泪洒胸膛”,杨修的“只道是夫妻们同床异梦强聚首”,直接仓促的跳到“休流泪”,听的不过瘾,同时鹿鸣女的形象也因此大打折扣——出场晚,唱段少,但电影与舞台及艺术片毕竟是不同的表达方式,瑕不掩瑜,整部电影还是与人以感动,以回味。
 
 
 
  电影结束后,更有戏迷纷纷与两位表演艺术家合影,“喜欢小言老师的戏很多年了,终于见到了小言老师真人一次,还是和当年一样,眉眼间都是一种特殊的气质”,“尚老师如此高龄,还心心念念于舞台,真棒”,几位戏迷激动的说着。于他们而言,对于两位老师的“狂热”,真真也如《曹杨》那句对白:
 
  ——你我相见恨晚呐。
 
  ——我生也晚呐!
 
 
言老师,您这媚眼是抛给咱的嘛~~
 
 
言兴朋给戏迷粉丝签名
 
  《曹杨》首映虽然结束了,但是以《曹杨》为代表的京剧新编戏,仍需要反反复复的尝试,无论是与其他表现形式的结合也好,自身音乐性及剧本的丰富也罢,总归唯有不断的正确尝试,才能在快速发展的现代化社会,找到京剧艺术的第二春,如言兴朋先生所言,“乃至推广到全世界”。而这条发展的道路,仍待后来人不断尝试,以期常演常新……
 
  PS:满屏乱飞的彩蛋小言,言粉们接住了木有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