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江苏人才工作团南下深圳,取回了什么经?

2018-05-02 19:14栏目:南京
TAG:

  就在刚刚过去的4月,江苏有一个特殊的培训班——全省人才工作者培训班,分两批组团南下深圳,分别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参观学习。
 
  南下的这批人马,主要是省、市、县(市、区)委组织部门,省级机关以及在苏高校科研院所的人才工作负责人。首批、二批赴深的,共有70多人。第三批50人正整装待发,将于5月中旬抵深。
 
  这是江苏首次在省级层面组织专业的人才工作者集中赴外省培训。
 
  在人才大战风云四起之时,江苏派出“百人团”,赴深圳这个“改革开放第一城”“创新之城”“创业天堂”学习培训,用意不言而喻。
 
  北京西路瞭望(微信号xhrbbjxllw)发现,尽管前后仅有一周时间,但是培训内容可谓干货满满,含金量十足。
 
  查看课表可发现,既有以深圳为改革创新样本的宏观理论的学习,又有以龙岗区为案例的实践探讨,考察点涵盖华为、腾讯等世界级知名企业,以及深圳清华研究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等新型研发载体,还有前海自贸区和深交所。授课的,既有具体“操盘”深圳人才工作的政府官员,又有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还有知名企业的资深高管。
 
 
考察调研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
 
  40年的改革创新,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人才,无疑是“深圳奇迹”的重要书写者。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百名专业人才工作者,一周的探路解剖,寻到了哪些“门道”,取回了什么真经?北京西路瞭望(微信号xhrbbjxllw)为您“瞭望”。
 
  进一步解放思想,勇于自我“清零”
 
  回顾过去,江苏无疑是改革开放的得益者。江苏的人才工作,也因思想解放、敢于率先走在全国前列,极大地推动了江苏的创新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苏南乡镇企业异军突起,靠的就是‘四千四万’精神和引进上海等地的‘星期天工程师’。江苏的人才工作起步早、成效好,也得益于江苏在全国率先实施了‘双创人才引进计划’和‘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率先在全国范围内组建科技镇长团,借力借智大院大所,把科技资源下沉到乡镇基层。”身处改革开放前沿,无锡市委组织部人才处处长沈晓萍对江苏的改革发展深有感触。
 
  然而比对深圳,沈晓萍更加急切地感到,新时代赋予新使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期,江苏还须有敢于自我超越、自我“清零”的勇气,努力避免路径依赖,努力消除思想上的“惰性”,学会登高望远,以更高站位、更宽视野去看待当前和未来的发展。
 
  “作为东部沿海省份,江苏发展走在前列,也会较早地遇到发展中的问题。要坚持低调务实不张扬,避免把精力用在虚妄的争论上,坚持探索性发展、创新性发展、引领性发展,努力为全国发展探路。既然是探索和创新,就难免会遇到各种阻力和非议。这就尤其需要我们敢闯敢试、埋头苦干、勇于担当,全力突破前进道路上的关山险隘。”沈晓萍说。
 
  解放思想、敢为人先,同样是省科技厅邓逸民参加培训班的最大收获。
 
  “正如有评论说:昨天解放思想,不等于今天就同样会解放思想。相反,过去解放思想取得的成功,往往会成为未来解放思想的包袱和羁绊。解放思想,就要消除思想上的依赖性,摆脱思维定式,走出路径依赖,勇于自我超越。”邓逸民说,随着世界产业技术变革的新形势新发展,围绕江苏高质量发展,江苏人才工作必须与时俱进,深化改革,激发活力,精准引才。“比如说如何进一步整合基层人才办、科技局、科技镇长团等各方面的力量,发挥科技助理、组织委员的作用,步调一致地组织开展人才与科技工作?人才工程是引进人才,处于创新链的前端,那科技和其它产业部门则为后端,如何发挥产业资金优势,集成创新要素支持人才、用好人才、留住人才?这都需要从事人才与科技工作的我们深入思考。”
 
 
考察华为总部
 
  能交给市场的大胆交给市场
 
  在深圳清华研究院参观过程中,研究院以市场为导向的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科技创新孵化体系,给常熟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常熟市人才办主任陈正东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以“研发中心+产业化公司”为模式,深圳清华研究院已运作引进了多个重大科研项目并陆续开花结果,同时带动了研究院其他早期成立的实验室设立产业化公司,以市场化理念运作科技成果。
 
  “与其他省市的投入机制不同的是,深圳清华研究院无财政拨款,完全依靠市场,滚动发展。在科技成果转化的资金投入方面,深圳清华研究院在创新孵化体系中依托的更是完全市场化、专业化的公司平台,通过平台为中小微科技企业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用投贷联动创新方式实现企业价值增值。这也启发我们,政府要把能够交给市场的事情,大胆交给市场,而把人才工作重心放到培育市场主体、指导市场运作、优化市场规则、提升公共服务上。”陈正东说。
 
  南京市秦淮区委组织部徐莉莉注意到,深圳各级政府一直坚持一切围着市场转,决不让越位、错位伤害市场,使得创业创新种子在这里更容易生根发芽。
 
  “就像华为的任正非所说,华为总部永不离开深圳,因为深圳有着良好的市场环境,深圳的营商环境总体很好。在深圳,很多企业家想得最多的是怎么对接市场、进行研发,而不是怎么和政府打交道。这启示我们,必须坚持以市场为导向,让企业成为自主创新和成果转化的主体。政府是创新的倡导与守护者,而非创新的主体;创新应该是政府提供制度保障的市场行为,而非政府行为。”徐莉莉说。
 
  “必须充分发挥企业引才主体作用,尊重企业对人才的认可度,不要过于追求所谓‘帽子人才’的轰动效应,双创人才评价体系要充分体现人才真实性、市场广阔性、企业刚需性。”邓逸民认为,企业对人才的评价以发展定位与现实利益为标准,政府包办不了,也无需政府“操心”。
 
  邓逸民认为,在当前企业面临最激烈也是最残酷的市场竞争、科技发展进入到能顷刻间颠覆某个行业的时代,企业家的忧患意识、创新意识、人才意识、市场意识是前所未有,也为政府所不及。“华为的快速发展就是最好的例子。政府的责任在于营造公平的法制环境、营商环境、政策环境、产业环境、发展环境和宜居环境。”
 
 
前海自贸区考察调研
 
  人才优先,大投入赢得大收益
 
  人才投入是赢得未来的战略性投入。以高投入赢得高收益,也为深圳实践所证明。
 
  据了解,在投入上,深圳可谓“重金诚意”,如孔雀计划于2010年10月推出,规定凡纳入孔雀计划的世界一流团队给予最高8000万元的专项资助,每年用于揽才费用预算多达44亿元;深龙英才计划规定自2016年起,未来五年人才投入经费为20亿元,对杰出人才最高100万元工作经费、600万元奖励补贴,对创新创业最高3000万元扶持。
 
  “善于以政府资金撬动社会资本,这是深圳人才投入的最大特色。”省委办公厅骆治纬说,深圳市认为政府的资金支持毕竟有限,撬动社会资本支持人才、支持创新项目才是关键,因此充分发挥民营园区作用,结合政府人才计划,给人才提供更多、更大的服务支持。
 
  如入驻深圳光明新区科技园的深圳市孔雀计划团队,可获资助经费1000万元至1亿元,还有160—300万元不等的海外高层次人才补助、光明新区“鸿鹄计划”补贴等支持,这些资助大部分是无偿的,对研发团队有很强的吸引力。
 
  据了解,深圳市“十三五”期间将建设不少于30万套的人才住房,并在资金、制度、服务等方面加大对高新技术人才的吸引力度。截至2018年3月31日,深圳累计确认孔雀计划人才3264人,核发奖励补贴资金11.2亿元。
 
  政府要在“无为”中“有为”
 
  骆治纬注意到,与江苏以强有力的政府之手推动人才工作有所不同的是,深圳市将人才与产业紧密联系,通过一系列政策撬动企业招才引智的主动性积极性。
 
 
华为人才管理选用育留
 
  培训中,原华为公司流程管理变革专家廖维反复说到华为负责人任正非的一句话“深圳政府几十年来做的最大的事就是对华为没有‘做事’”,这种没有做事体现在对企业决策发展上的“不干涉”,这一点让骆治纬印象深刻。
 
  “在深圳政府和深圳企业看来,政府管得越多的企业往往‘死’得越快,深圳需要做的是企业需要政府给予的服务。”骆治纬回忆,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的徐晓东教授认为,政府既不越位干涉企业决策发展,也应在为企业服务上不失位,“他在介绍马化腾创办腾讯时说,腾讯创业早期多年没有产出,可能在一般的地方政府早就不管了,但深圳以足够的耐心给予腾讯发展时间,且没有对腾讯发展提出政府的要求,最终这家企业不仅植根在深圳,并且创出了一片天地,成为全球知名的互联网企业。”
 
  “对华为的服务,广东省、深圳市是应企业需求而竭尽全力,可以说是既无为、也有为。正是这种‘自由’态度,让深圳被海内外人才誉为中国的‘创业天堂’。”骆治纬说。
 
  “深圳模式无法复制,但深圳精神和深圳思维值得借鉴,尤其是整个深圳市从政府到科研院所,再到企业无处不在的‘创新基因’、深入骨髓的市场化思维等等,可以归纳为‘放’‘管’‘服’。”镇江市委组织部的孙丽君总结,放,就是放手市场;管,就是有效管理;服,就是精准服务。“江苏应重点学习深圳的环境营造。”
 
  “2018年以来,全国各地打响了新一轮人才争夺战,‘抢人大战’有愈演愈烈之势,但各地更多的是拼政策、拼资金,较少拼环境、拼服务。”孙丽君说,深圳在人才发展环境的营造上有很多值得江苏学习的地方,如计划五年筹集建设1万套人才公寓,将人才的社会贡献纳入子女入学积分权重,建立全市统一的人才基础数据信息库和综合服务平台,设立深圳人才研修院,为杰出人才授予特区勋章,打造人才主题公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