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我奋斗 我幸福】蒙古族小伙白敖日其冷:高架

2018-04-29 20:40栏目:南京
TAG:

“这个‘五一’节不能回家,妈妈高血压又飙升了,还得姐姐带她去检查。”在给姐姐汇过去1万元之后,26岁的蒙古族小伙白敖日其冷说,自己心里“稍稍宽慰了些” 。
 
  4月28日深夜,在江苏盐城高架三期清溪路至甘泉路施工现场,记者见到“白工”,工人们都这样叫他,因为他的名字“太难记住”。“白是姓,敖日其冷是宇宙的意思,用蒙语说其实很简单。”小白一抖嘴,用蒙语翻译自己的名字,见记者完全听不懂,便又憨憨地笑了,“上大学之前,学校都授蒙语课,所以我的汉语说得有点慢”。
 
 
深夜,白工(戴红色安全帽者)检查施工现场,严把质量关。
 
  小白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2016年,他从内蒙古大学交通学院毕业后,供职于中交一公局第五工程公司。短短两年时间,小白已随项目转战过甘肃酒泉等三个工地,仅在2017年春节回过一趟家,即便是在离家500公里的内蒙古自治区省道203改造工程施工地,也未能抽身回家看望父母。“工作忙起来,离家再近也难得回去。”
 
  两年工地生活,小伙子被晒得黝黑。“大学时的我很白。”打开手机,上面是小白与黑人留学生的合影照。不过,记者细细分辨后,发现小白现在真又“黑了几分”。
 
 
深夜,白工(戴红色安全帽者)检查施工现场,严把质量关。
 
  勤学加苦练,小白很快从一个毛头小伙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工地现场技术负责人。转场到盐城高架才一个月,他已担任东环一分部一工区的现场主办。
 
  “负责这段现场的只有两个人,我年轻嘛,自然扛夜班。”工地上看护员的值班房一角,叠起来的厚厚的蛇皮袋上铺着一张塑料纸,晚上检查工地,有时甚至是24小时连轴转。实在太困时,小白就在蛇皮袋上合衣打盹。
 
  “也算不上辛苦,就当减肥。”
 
  别看小白说话平心静气,但遇到马虎的施工队员,也有红脸的时候。
 
  “这高架桩基就和您家建房的墙基一样,您说能含糊吗?”小伙一声吼,把几位50多岁的山东大爷怔住了。
 
 
深夜,白工(戴红色安全帽者)检查施工现场,严把质量关。
 
  钻孔灌注桩施工,深达地下六七十米,看不见也摸不着。“所以更不能大意!”工地上的小白,不会放过每个环节,从开钻桩位的核定、钻机掘进速度的控制,再到混凝土灌注,不能存在一丝质量和安全隐患。
 
  “本来可以留在家乡或者酒泉的施工地,但我还是想出来开开眼界,因为盐城这个项目有高架、隧道,还全是现浇。而在我们北方多为小桥涵,没有隧道,技术含量相对低点,来这里能多学一些东西。”小白说,盐城高架是市政工程,相比以前那些荒郊野外的建设工地,多了温暖的“人气”。
 
 
施工现场,白工(右一)和工人们抓紧时间吃晚饭。
 
  夜已深,项目部后勤人员送来的夜宵早已冷了。就着工地灯光,小白和工人们拂去一块大铁板上的灰尘,端来打包的饭菜,草草填上几口。小白说:“我的老家养着三四十只牛,属半牧半农。眼下,在青青大草原上放牧,是多么惬意的事。如今这场景除了在父母发来的微信里,就只有在梦中。不过,来盐城也不错,夜晚闻着花香入睡,也是一种享受。”工地的东侧,是一大片碧绿的油菜地。